社会企业家“一事无成”?

drustveno_preduzetnistvo.jpg

新华网 ( 2017-05-17 14:20:51 ) 来源: 《环球》杂志

泰尔式的传统投资逻辑固然有其道理,但依然是看着后视镜向前开车的思维模式。全球化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赋予了商业利益和社会创新牵手而行的各种可能,相信随着技术、观念、商业模式和政策层面的不断进步,社会企业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大。

寿水

美国风险投资人皮特·泰尔的《从零到一》前些时候备受推崇,书中有一小节叫“社会创业的神话”,引出了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这个概念。

在皮特·泰尔的书中,关于社会企业的篇幅并不长,但仅从标题上就能感觉到他对这个概念的不解、困惑乃至否定。在强调公益目标和企业的逐利性之间的天生矛盾时,他总结说,“社会企业家的目标是要做到两全其美和‘利成于益’。通常情况下他们最终是一事无成。”

国内外从业者对于社会企业在两点上已有基本共识。首先,社会企业通过商业运营的手段以实现其以社会价值为取向的目标,企业需要盈利,但不单纯追求股东或所有者的财务利益最大化,这是和传统意义上依靠捐赠来维持的公益机构的最大不同;第二,社会企业的服务对象往往是低收入人群,公司使命也是在运营上满足财政需求底线的前提下为此类群体提供改善生活和命运的机会。

面向社会企业的投资类别被称为影响力投资,始于欧美。有分析人士曾指出,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很难通过一个机构来同时完美实现,任何一个在商业价值上打折扣的社会企业都很难有长远的发展以及深度和广度的扩张,公益的沉重使得这些企业别无选择。理论上讲,也只有在商业价值和投入上做出牺牲才可能保证社会价值的实现,而这种情形下的社会价值也往往打了折扣。在他看来,虽然传统的公益机构效率往往不是很高,但起码使命比较单纯,反而更容易产生影响力。

这位分析人士对社会企业的前景比较悲观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在当前语境下,社会企业试图占据道德高地在市场上另辟蹊径的行为纯属意淫,不管你的产品有多好的社会价值、环保理念,私益依然是大多数消费者掏腰包买单的终极原因。人心可被触动,人性难以改变,人们可能会因为一时感动而购买来自弱势群体或者具有公益诉求的产品,但永恒的人性最终还是会和市场牵手。

作为影响力投资的倡导者和实践者,我无法完全认同泰尔及这位分析人士的说法,但必须承认他们的这种思维逻辑代表了传统投资界的主流看法,符合目前发展阶段人性中对物质的本能诉求。基于此,社会企业在可预见的未来注定不会成为创业大军的主流。

同时,影响力投资的角色应该更多是社会企业前期或过程中的“催化资本”,通过自身的“掺和”来撬动主流资本的信心和参与。从这一点出发,所谓社会企业的践行者也需要对泰尔式的思维予以充分尊重和理解,毕竟影响力投资最多扶你上马,如果要做强做大,依然需入传统资本的法眼。

当然,我们需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泰尔式的传统投资逻辑固然有其道理,但依然是看着后视镜向前开车的思维模式。全球化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赋予了商业利益和社会创新牵手而行的各种可能,相信随着技术、观念、商业模式和政策层面的不断进步,社会企业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大。

来源:2017年5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来源:新华网

注释:该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